为了“福利”,少了盈利? ——福利企业困局求解

2014-09-26
字体 :
打印

来源:福建日报 记者 吴洪

近年来,我省福利企业由上千家减少至300多家,有的倒闭,有的选择退出福利企业行列。

福利企业是集中安排残疾人就业、具有社会福利性质的特殊企业。根据有关规定,这类企业所安置的残疾人须占职工总人数的25%以上,且残疾职工人数不得少于10人,政府部门则在税收等方面给予优惠或扶持。

福利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碰到哪些困局?出路在哪?连日来,本报记者展开调查。

产量受限收益偏低

近日,福州仓山区建新镇一间400平方米的旧厂房内,福州榕光电器有限公司聘请的残疾职工正埋头赶制各类橡胶配件,这些职工中有肢体残疾者、脑瘫患者、侏儒症患者等。

记者注意到,现场除了压制、冲床用上简单的机械设备,修边等其他工序基本以手工为主。

“残疾员工的劳动产量只有健全员工的一半,配件销售金额仅6万-7万元/月。由于效益较差、资金不足,我们难以实现自动化生产,也无法跟其他大企业竞争,去年产值仅100万元,今年初以来几乎每个月利润都在下滑。”公司总经理欧建榕无奈地说。

欧建榕本身就是残疾人,榕光电器是他一手创办的福利企业,至今已18年,主要加工销售发电机、按摩器、车辆等产品的相关配件。目前,企业有残疾员工11名,约占职工总人数的65%。欧建榕认为,残疾员工比例过高,是榕光电器出现经营困局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了解,以往,国家对福利企业残疾员工只有占比要求,没有具体人数限制。2007年,民政部颁布《福利企业资格认定办法》,除了占比规定,还要求残疾职工人数不得少于10人。这对规模较小的福利企业来说,是不小的负担。

“政府给予的退税优惠,主要是退还增值税或营业税,由于企业收益低,退税额度并不高。”欧建榕给记者算了笔账,“公司有11名残疾员工,每月仅有4000元的退税。企业若全聘请健全员工,虽不再享有退税优惠,但产量上去了,销售额可提升至12万-14万元/月。”

欧建榕说,是否退出福利企业行列是两难选择,“不少残疾员工跟随我多年,年纪偏大,再就业难度大,但企业如果不选择转型升级,提高生产效率,终将被市场淘汰”。

成本高企竞争激烈

这几天,由于公司人手紧缺,王锦鑫几乎每天都要加班——为所在企业福建天昌发展有限公司竞投标票据印刷业务进行设计排版。患有侏儒症的他,业务能力得到同事们一致肯定。

“目前,我们特别需要平面设计、电脑制图这类人才,也想重点从残疾人队伍中招收,但像王锦鑫这样的太少了。”公司副总经理谢淑安说,天昌现有残疾员工31人,约占职工总人数的38%,绝大部分残疾员工都在生产车间从事数纸、配联、糊本、裁切、包装等印刷后道工序。

“受身体因素及文化素养影响,残疾员工比健全员工更内向、更敏感,需要企业管理人员在心理、生活、沟通方面花费更多心力,从这个角度看,企业的运营成本更高了。”谢淑安说。

与此同时,谢淑安却要面临同业之间的激烈竞争。

谢淑安说,30年前,市场上的印刷单价约25元/令,如今,油墨、原料、人工等成本都在上涨,印刷单价却只剩下12元/令左右,恶性竞争最严重时甚至跌至7-8元/令。

据了解,福州市有上百家印刷企业,其中不少是福利企业。由于同业间竞相压价,部分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目前,已有千帆、青盟、鹤林等多家印刷行业的福利企业相继倒闭。

整合政策保障权益

目前,我省近10%的城镇残疾人在福利企业就业。全省现有329家福利企业,大部分是中小企业,主要集中在机械、印刷、包装、矿业、纺织、竹木、塑胶、竹木制品加工等技术含量低、附加值小的劳动密集型行业。由于自动化程度偏低,市场竞争力较弱,当前福利企业普遍存在经营困境。

“如果对福利企业没有一定的保护措施、政策倾斜,就难以形成对残疾人就业的特殊保护,他们在市场竞争中就将处于弱势地位。”省残联教育就业部部长朱森来坦言,除了税收优惠外,还有许多对福利企业的扶持政策,但大部分政策并未真正落实到位,外界对政策的了解也相当有限。

据悉,我国《残疾人保障法》《残疾人就业条例》均有政府优先采购福利企业产品和服务的规定,但目前优先采购、专产专营制度尚未建立;我省《关于就业专项资金使用管理及有关问题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扶残助残工作的意见》提出,对企业吸纳就业困难人员或残疾人集中就业机构,给予一定的补贴或奖励,但大部分福利企业对相关规定并不知晓。

“各级政府可在公共预算中明确残疾人产品的采购份额,并制定相应的采购目录,对所采购的产品,让该行业的福利企业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竞得。”朱森来建议,“同时,政府应将一系列政策进行整合,使其形成合力,并督促有关部门去落实,保障福利企业的应有权益。”

此外,相关专家呼吁,政府部门对残疾人的培训要遵循市场规律,不能局限于传统的手工工种,并引导各类企业开发适合残疾人就业的新岗位、新工种,拓展福利企业类型,拓宽残疾人就业之路。

字体:
打印